雷诺

纸质书爱好者

【伞修】电话线那头的爱情


  • 战争paro 伞修,带微喻黄,叶修视角

  • 王杰希打酱油,而且他还是助攻

  • 叶修:王大眼儿,抱歉,为了追寻我的爱情,免于被喻黄两人的秀恩爱闪瞎眼,我决定抛弃你了。
    王杰希: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 糖带玻璃渣预警(小声)

  • 以下正文





    1943年的9月,一个有着明亮阳光的一天,我的腿被炸伤,住进了医院。

    这对我来说是个糟糕的消息了,但万幸还可以养好。我被医嘱所迫,不能抽烟也不好下床走动,所剩无几的乐趣就是躺在病床上看窗外的风景(好在我的床位靠窗),对天上的云彩胡思乱想,或者是和邻床的人聊聊天。我没有发电报也没有打电话,因为我知道就算这么做,我的家人也无法赶过来看我——这里毕竟比较靠前线,况且也只能徒增担心。

    我旁边躺着黄少天,一个很活泼但不天真的年轻人,一张嘴就会露出小虎牙,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话痨了,开始的时候我还会主动和他聊天,现在我是被动和他聊天,顺便嘲讽他一番-----别误会,我这人说话向来易带嘲讽。天知道他是怎么说出那么一大段话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废话。

    他的上级喻文州有时候会来看他,往往会带一些东西。不过战争爆发到了这种地步,也没有太丰富的物资。于是大部分时候我们会聚在一起读报,喻文州总会找出一堆有意思的事逗黄少天开心,每当黄少天咧开嘴露出小虎牙,他也会忍不住露出微笑。这种时候,我总会转过头认真读报,假装我看不见他们。令人欣喜的是,局势已经倒向联合国了,我进医院两天后就传来了意大利投降的消息。

    那是在一个晚霞斑斓、瑰丽多姿的傍晚,我看着窗外的霞光,不禁怔怔出神。

    我突然想找人聊天了,当然,不是黄少天。这样想的时候,我看了一眼他,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估计是下午喻文州来,兴奋太过了吧。

    我决定打电话给王杰希,我的同学兼好友。尽管我每次叫他王大眼儿的时候,他总是用那双大小眼瞪着我。

    然而接线生把我的电话接到了另一个陌生人那里。

    “你把电话接错了,”对方毫不客气地说,“我想这位先生并不是来找我的。”

    “抱歉,打扰你了。”我忙说。

    “没事。”他说。

    我突然喜欢上了这个声音。柔和而温润,可能是冥冥中注定,我过了一会儿后又拨通了他的电话。我决定抛弃王杰希了。

    可能真是传说中的命运,我们聊了足足有二十分钟。

    “你很缺人陪你说话吗?”他问。

    “对。”然后我告诉他原因,当然我自动忽略了王杰希的存在。“那你呢?”

    他说现在家里的厂房被炸毁了,父亲受不了打击走了,母亲早逝,现在就剩下他和正在读女校的妹妹。万幸他们还有一些余钱,不至于变卖太多家产。但即使是这样,物价飞涨的现在,他也不得不努力工作,养活自己和妹妹。

    “真的好累啊,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畅快地说过话了。”

    我表示赞同。

    “好了,就到这里吧。祝你晚安。”

    他挂了电话。那晚,我感到了自受伤来从未有过的安心,一想到这位电话里的朋友,我就有种莫名的喜悦激动。

    好像是小孩子回味着过年一样,第二天我一直在回想昨晚的电话,回想那位素未谋面的陌生朋友,他的温柔、坚强、聪慧与幽默。那些话语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以至于不管我看见什么都会露出笑容,结果这反而让黄少天吓了一跳,他十分担忧地表示“老叶你是不是鬼上身了!?我好担心啊你别招惹一些不该有的东西啊哎呀听说医院阴气重怎么办我好害怕文州快来救救我……”我只是嗤笑一声“想多了吧你。”没有理他。

    终于到了傍晚,我又拨通了那个电话。电话彼端的铃声仿佛揪住了我的心脏,我从没有这样期盼着一个时刻的到来,甜蜜与紧张充斥着我的心,我甚至能听到心脏咚咚跳动的声音。

    电话通了,是他。

    “你好,是我。”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强作镇定地说,“打扰了你真抱歉,我们能再聊会儿天吗??”


    他欣然同意。

    就这样,这次我们开始互聊兴趣爱好。结果在短短两分钟内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陌生与隔阂统统消失。我想或许上辈子我们或许真是相识多年的知己,只不过这辈子因为阴差阳错的意外才刚认识。


    这次我们互通了名字。他说他叫苏沐秋,我衷心喜爱这个名字。然后我告诉他我叫叶修,曾用名叶秋。接着我把我离家出走的故事完完整整、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包括我是怎样机智地偷走了我弟的行李箱,成功走进又成功走出了军校,让那个期盼我进政府机关的老头子气得跳脚。说到好玩的地方我们就一起大笑。

    沐秋问我有没有回过家,我无奈地说没有,只发过电报,给家里写过信。我们这一届还是挺倒霉的,刚欢欢喜喜地走出校门,就被强迫走上战场。只能暗暗祈祷家中平安了,他们应该已经搬到南方去了。


    有很多熟人朋友都死了,但我还想走下去,这是我在进入军校时的觉悟。国家存亡,从来不只是旁人的事。

    沐秋沉默了好一会儿,他说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然后可能是为了缓解气氛,他开始说自己和妹妹的故事。他非常自得地说妹妹就像西湖一样,很美。我说:“那你也一定非常非常好看,鹤立鸡群那种。”他笑了:“你怎么知道?”

    这场谈话持续了整整四十分钟。

    好像约定俗成一般,每天傍晚我们主动给对方打电话,谈的范围越来越广泛,我们彼此间的灵魂也越来越靠近。我们热爱相同的作者与书籍,喜欢同一派的绘画,在时局的看法上达成共识。我好想见他。


    但他不同意,他说万一我们见面了,却没有缘分,我们都会很痛苦,还是让这段爱情在完美的期待延续吧。他没有说出的原因我明白,那是这个社会对我们的不公与难以接纳。但是我任然对此心怀自信。通话中的灵魂交融胜过了一切外表与物质,这段长长的电话线见证了我们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无法割舍的爱。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

    我一直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携手走下去,直到永远。

    黄少天跟着来接他的喻文州出院的那天傍晚,当我怀着热恋的心情拨通电话时,传来的却是一阵嘶哑烦躁的尖叫,我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我甚至觉得马上要支撑不住倒下去。这段电话线,很明显,要么被拆除了,要么损毁了。我拨了一遍又一遍,还是嘶哑的尖叫,提醒着我这个残酷的现实。

    第二天,嘶哑的尖叫摧毁了我的妄想。我找到接线生,希望他能帮帮我。“当然可以,那是您的朋友吗?”他语带悲戚地说,“出了这样的事情一定很痛苦吧,那地方昨天凌晨遭到了轰炸,无人生还,希望您节哀……”

    “谢谢,”我说,“什么都别说了,我明白了,请别说了。”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碎掉了。

    悄悄的,再也回不来的爱情。

    三天后,我完全康复,受上级指派,踏上了另一片战场。








    梗来自多年前的一篇阅读短文(天知道我是怎么记得住一篇小学的文章的。可能是写的太悲情了以至于我到现在都记得情节——然而偏偏忘了名字。







欢迎来到霸图咖啡厅 第一章 新来的店员

#现代都市paro
#可能会有ooc出没,请注意
#乐乐中心,cp为双花/喻黄/伞修/周江
其他还没决定好
#私设苏沐秋活着
#阅读愉快


霸图。
一个非常霸气的名字。
但如果把它安在一家咖啡厅身上,就显得非常奇怪了。


鬼使神差的,在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张佳乐生出了试一试的心理,伴随着清脆的铃声,他推开了那扇玻璃门。


这是一家装修不错的普通咖啡店,店里回荡着轻柔的音乐,很难想象它是怎么冠上“霸图”这么一个名字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摸着口袋里薄薄的钱包,颇有种背水一战的悲壮感。


要是又被拒绝的话,他就回老家。


他终究还是迈步走了过去。






出乎意料,他居然被长着一张社会精英脸戴着眼镜的店长录用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自从来到这座城市,他就跟被诅咒了一般,喝口凉水都会塞牙缝的倒霉。


先是在火车站踩到了口香糖,而后又是踩到了香蕉皮一头摔进了旁边的垃圾堆;好心拽住了横穿马路差点要被车撞的老爷爷,结果被对方一拐杖打过去还大吼“我来碰瓷的捣什么乱”;去面试结果睡过了头;正在洗澡结果断了水;叫外卖结果好巧不巧叫到了一家卫生不达标的,上吐下泻,当然那家餐馆很快被查处了......


这是他面试的第十家店了。前面几家要么就是人满了,要么就是想找小姐姐,再不就是觉得张佳乐看起来年纪太小,而且那个小辫子不伦不类的... ... 结果话还没说完张佳乐一拍桌子站起来转身就走。“你妹的,还怪小爷我长得年轻,你长得老很了不起吗!小辫子那是特色 ,什么娘炮,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所幸,他终于在花光身上所有钱被逐出公寓之前找到了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如果省吃俭用的话还是够的。


不过,眼前这个老板是怎么回事!与其相信他是个长相严肃的老板 ,张佳乐宁愿相信他是个武术教练或者黑社会,看上去就有种想把钱包双手奉上的心悸感。


他突然对店名有了那么些理解。


“你好。”老板严肃地点点头。


“如你所见,我是你以后的店长张新杰,这位是老板韩文清。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霸图咖啡厅,老板还投资了旁边的微草中药房和秋木苏宠物店,如果你有需求,那边会给予你一定优惠,算作员工福利......你合同看完了吗?”


张佳乐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吐槽韩老板了,他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 。


“还有一件事,你的小辫子......”张新杰看了看张佳乐的头发,欲言又止。


张佳乐一惊,慌忙捂住自己的辫子,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有些绝望地望向张新杰,无声地恳求着。


“你的辫子,能不能不要搭在肩膀上?放下来行吗?”


张佳乐一头雾水。


“……那样太不对称了,我看着好难受。”张新杰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地说。


……原来是个强迫症。


张佳乐恍惚中有种预感,自己未来在这儿工作的日子会很精彩 。


投资店的梗来自我的两位初中老师,他们分别在学校旁边投资了炸鸡店和洗衣店,据小道消息,食堂的炸鸡全是老师店里的,由此引发了众多学生的吐槽 ( ̄∇ ̄)

三十一公里步行


原谅我到今天才发

路线为鱼嘴湿地公园到渡江纪念馆再到集庆门

走完之后觉得脚要废了QAQ

大概下午四点多开始走,一直到十二点半左右

走到后面累的拍不动了。

不过这也成为了非常自豪的回忆呢:-)


不转不是日本人!(笑)

惊!99%的日本人都不知道的港口黑手党双黑秘闻……


太宰治教你如何花式自杀


中原中也的一百种帽子戴法


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竟是……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中原中也爱心小厨房:青花鱼要这样做才好吃


太宰治告诉你一个月内达成作死达人称号的秘籍


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强烈力荐人生必喝50种酒


不转不是日本人!


我都不知道我脑子整天在想些什么……

去年秋天在学校随手拍的,差点就这么忘记了。